放下書本數年,現在竟然重拾學習的樂趣。希望過多兩三年,可以抽出多一點時間,再返大學。

《野豬》

近年黃子華的幾套舞台劇我都有去捧場,《男磨坊》,《咁愛咁做》,和兩星期前看的《野豬》,因為據說這幾套舞台劇都不會出DVD,一旦錯過了可能會追悔莫及。

《野豬》的政治意味較上兩次的舞台劇都比較濃厚,值得深思的地方是,我們有多少人聽到美麗的謊言都會當成是真實?社會的公義究竟如何去界定?我們是否可以像功利主義者般以所預期結果,利害,損益去衡量每個政策是否公義?

另外,我在步出劇院之前,還未想到《野豬》和故事的關係,由於沒有重看的機會,只有從作者的介紹裡,字裡行間之中聯想,文匯報引述作者(莊梅岩)說:寫作的觸發點來自於一次在香港目睹野豬的打獵。「香港真的是有野豬的,我突然發現很有趣,我們總說城市化城市化,慢慢建立著一些東西,霸佔了它們的生活,有時你甚至都忘了它們的存在。直到某一天,它發狂地衝進來,你會覺得它是在擾亂這個文明的社會,但其實原本這個地方是屬於它的。」我猜想,作者的意思是,在城巿中每一個人都被社會和政府透過不同的形式教育成一個「文明」的人,他們很少對社會或者既有的事提出異議,甚至沒有懷疑,但偶然在他們當中會有一個人,勇於懷疑,勇於尋找真相,因為這是人類最原始的「人性」,而所謂的野豬相信就是用來比喻這種人性,而這種人性,或者會帶領我們追求更有價值的生活,甚至是更有價值的政治制度。

Read More…

罵得好。

這篇文章出處應該是人網,罵得好,拳拳到肉,人網和人民力量一幫人應該引以戒。

一個集集聽蕭生既cd-rom既心聲

小弟係一個cd-rom, 好少出聲, 不過聽完琴日既蕭生節目, 真係有野好想講

首先, 今次區選, 係徹底失敗, 唔係講議席, 係講人數, 大部份得票都唔多過500, 當然冇地區實積係關鍵, 但亦同時睇到人網既coverage根本係好少, 蕭生琴日仲話下年立法局有幾多席, 唔好玩啦, 乜真係認為求其搵條友去選都會嬴???

新一代中, 醫生就膠到冇朋友, 日日係facebook J 就以為自己好多人支持, 又講埋晒d膠論, 馬仔有知名度但論述欠奉, 形象差, 主席就同馬仔相反, 論述好但冇知名度, 雨陽太貴公子feel, ceo算係最好, 但都真係差少少, 蕭生唔係諗住掛人民力量/人網個名, 佢地可以選到呀?? 會唔會太大言不慚呢???

對於人民力量既走向, 小弟也想講幾句, 大舊得300票己經反映香港人唔buy呢一套, 公義冇錯係要伸張但人民力量真係要定返個方向, 外傭事件已係一例, 一句講晒支持維護司法獨立反對釋法已經講完, 又要講到香港人歧視, 反過來話香港人, 好似皇上既立埸其實己經足夠 ,定一個切實既目標, 唔好成日side track晒d議題啦

蕭生同毓民以樹敵為樂既性格, 其實都係一個失敗既原因, 社記分裂, 以一個民主既投票d黨員撐阿陶多, 輸左離開咪好囉, 何必日吊夜吊, 蕭生都講過, 要將反對政改既團結一政, 但有毓民就做唔到呢件事, 有時為左一個更大既目標, 有d私怨係要放低, 當然肥佬黎既唔駛講, 冇空間讓步, 但其他人, 何必樹敵為樂呢? 蕭生收購高登, 冇所謂, 但又駛唔駛財大氣粗叫d小朋友夾錢, 笑d小朋友俾唔起錢呢??? 搞到更多人憎人民力量呢??? 當然, 人民力量同蕭生冇關係, 整死佢都冇話唔得, 但有心支持既就唔好咁啦, 一次高登事件蕭生你拎多幾M出黎搞早晨節目都補唔返

另外也為其他網友講幾句, 毓民版主亂ban人係人都知, 蕭生一句0個度係獨立版區就唔理, 毓民又話唔關我事, 你地兩個係咁就唔該你地唔好話長毛唔理佢d手下唱衰毓民, 係黃毓民政評亂ban人你毓民唔出聲就等於長毛話自已無權管自已d下屬一樣, 不負責任, 人網管理也是一樣

星期一同d經理食飯, 講到選舉, 佢講左一句幾有趣既說話, 如果有人有董健華既胸襟, 梁錦松既組織力, 黃毓民既感染力, 咁香港就會有希望有民主, 也許係一種幻想, 但我也期望會有這一個人出現

ps. 如果大家認為我係5毛既, 請自便, 我阻唔到你地j, 但如果連呢個post都要俾人move去唔知邊到, 咁人網一眾管理層, 真係……..

又泥。

《3D肉蒲團》──天下惟庸人無咎無譽,何懼劣評?

《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上映至今踏入第八日,票房已超越二千萬。由開畫前一片熱烈的新聞炒作,試映時各界傳媒好評,口碑載道,直至公映後數天由杜文澤聲音演繹網民對這輯電影的不滿,咒怨之聲四起為止,《肉》一片已經成為了香港電影史上的重要話題之作,毀譽之聲,此起彼落,飄忽不定。

近幾天接觸到的看過《肉》片的朋友都認為此片言過其實,但今天看完此片後,感覺《肉》必然是近十幾年來港產片的佳作之一。以一部商業電影而言,其重要之處是,能否令觀眾在看電影的過程中帶來滿足,這種滿足包含著各種不同的元素,例如情緒的喜悅,官能的刺激,《肉》片雖然以性愛為題材,卻不缺乏其他官能刺激的元素,且在情節上刻意營造各種富有香港特色的搞笑場面,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止是未央生移植陽具一幕,更有飾演「地缺」的田雞那一句慷慨之言──「我就是天生一副硬骨頭」,原來所謂的原則到了緊要關頭還是可以抛棄的,田雞實在把民主党的「無奈」演繹得淋漓盡致。

在電影完結之後,步出戲院時,腦海之中仍然餘韻繚繞,這相信就是感染力強的故事,所能帶給觀眾的效果。《肉》片以性與愛為其思想的主軸,開首時一對老夫妻雖然沒有性,但卻恩愛無比,這不為男主角未央生所理解,但當經歷了各種愛慾歡愉,飽嚐過各種人間苦楚之後,未央生方才大徹大悟,洞悉與鐵玉香間的真愛。電影首尾呼應,成功地營造了意味深長的效果,香港電影中能有此種感染力者,恐怕是寥寥無幾。

「天下惟庸人無咎無譽」這是梁啟超寫《李鴻章傳》的第一句話,世上任何人物、任何作品都有其局限,今天觀乎所有對《3D肉蒲團》的劣評皆來自電影宣傳期間的過分炒作,令人們有了錯誤的期待,或者以為它是AV片,或者以為那些女優真會「埋身肉博」,又或者以為雷凱欣有非常突破性的演出,凡此種種都成為怨聲四起的主要理由,可是,這其實不過是以往大罵李鴻章為奸臣、賣國賊的歷史重演而已。

其他資訊: Read More…

《黑天鵝》

前天看了《黑天鵝》,女主角精煉的演出是最大的賣點。整套電影氣氛陰沉、鬼魅,是一套不折不扣的恐怖片。須知藝術美感和恐怖驚嚇是兩種不能揉合的特質,兩者只會被其一所掩蓋,所以這一輯電影只能算是一輯恐怖片,而不是藝術片。

財政預算案

曾俊華今日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軑,位位成年人都派六千大元,很多人認為這是彰顯了人民力量的成果,我卻認為事不尋常,究竟他是派糖給巿民,還是這顆根本就是早就預備了給建制派的政治糖果?今天看見他們與曾俊華一同出席記者會,再看看那些建制派的嘴臉,更覺得是一場戲,完全是為了建制派下次選舉爭取有利條件。

派錢是好事,人人受惠,對社會的弱勢和貧窮人口更是恩典,反對的人是白痴。泛民的反應更是令人大惑不解,如今落實派錢,遊行意慾大降,這次遊行是為今次財政預算案而搞的,搞的目的是要迫使曾俊華修改方案,如今方案已經修改,還有遊的必要嗎?如果泛民要求的是長遠政策,甚至是全民退保這種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搞得出來的方案,假如政府不答應,他們又有沒有反對這分人人受惠的預算案的膽量?

如果還是要遊行,我看只有一種說法,就是每人六千大元不夠,要派理應派兩萬。上年度的預算案預計的是二百億的赤字,一分赤字預算本來是為向巿民表達政府願與巿民共渡時艱的承諾,但結果出來今年居然錄得九百多億的盈餘,相差接近一千二百億!作為守信而誠實的政府,把這一千二百億的差價俸還給巿民,這絶非過分的要求,一千二百億分給六百萬成年人,兩萬大元差不多了。

《讓子彈飛》

國內的影視創作向來也有一個大困難,那就是國家對敏感題材的監察。從前國內拍得最多的電視劇就是清朝皇帝,因為清朝皇帝多半是雄才偉略、日理萬機;明朝皇帝、隋朝皇帝等,一律少拍為妙,因為一拍昏君,就恐怕映射了領導人;其次是反貪電影,因為國內處處貪污,令人太有共鳴了,最後也不得不禁拍。影視制作本應要反映現實,引起共鳴,可惜現實太醜惡,中央不想你知得太多,於是處處禁忌。

近幾年,電影和電視劇的創作開始有點改變,更不少有擦邊球的例子出現,當中有《走向共和》、《建國大業》,還有今年年三十晚剛看了的一部《讓子彈飛》。我認為這些作品的重要之處,不在於它們在細節上的隱喻,因為那些隱喻不是每一個人都會鑽研和解讀的,最重要的是其所說明的思想,和引起共鳴能力。今天,你可以把張牧之講成是共產黨,打土豪,為人民以革命;但尋常觀眾卻認為黃四郎才是共產黨、今天的當權者,因為今天中國的社會,上訪、維權運動,無日無之;今天中國的百姓,對中國政權同樣不滿,同樣是怨聲載道,同樣是怒不可遏。《讓》片裡,假黃四郎之死是一個轉捩點,也是一個缺口,人民的怒就從這個缺口中傾瀉而出,勢不可當。中共今天事事小心,因為無論是哪一個缺口被打破,都必將成為假黃四郎之死的重演。

去年司徒華曾經說六四或許能在2023年得到平反,我其實相信這不是他真心相信的,六四能否平反不是由誰當領導人決定,因為當權者的想法是永遠不會變的,六四事件就像是一顆子彈,我們可以讓子彈亂飛一會,卻不可能讓子彈隨便碰到中共的「銅牆鐵壁」。

司徒華之死

司徒華逝世一兩天內,各大新聞媒體、政黨、以及各界名人對他的讚譽之聲可謂不絕於耳、鋪天蓋地,誇張得令人毛管直豎。當天罵他轉軚支持政改方案的人如今何在?--似乎也同樣是轉了軚。正如黃子華曾經這樣說--「只要你死了,你就成為偉人,你唔死就係仆街」。

對逝去的人,我們理應尊重,因為我們不必要為他的家人和親信增添悲傷;對他的怨恨,也自然隨他的逝去而煙消雲散;但對他的功過和所做的事,就不能違背良心地為其文過飾非,而更可恥的是利用一個逝去的人,掩飾自己的劣行,甚至要為自己的劣行披上光環,曾蔭權就是當中的表表者--利用司徒華之死,肯定政改方案。

為自己組織的前途,為免那只屬於自己(及他的組織)的道德高地被強佔,支持自己曾經在2005年激烈反對的政改方案,斷送香港民主的前途,這是司徒華晚年所做的令人最痛心疾首的事,香港人否在傳媒鋪天蓋地的讚譽聲中看得清?這就足以決定香港的前途。

東部華僑城

剛剛去過有世界級度假旅遊目的地之稱的深圳東部華僑城,一個非常大型的遊樂場,其設計上有點像海洋公園,但那些機動遊戲和節目,卻令我想起十多年前的荔園。。。